【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央廣中國之聲:記者跟喜提熱搜的“風餐兄弟”走了一圈,差點哭了

信息來源: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發布時間2019-05-15

  地點 | 云南省寧蒗彝族自治縣

  采訪者 | 譚朕

 

  巡檢歸來,盤山公路遇車禍

  4月24日晚上八點半,結束一天“西電東送”主題的蹲點調研,我乘坐南方電網的工作車行駛在云南省寧蒗彝族自治縣的盤山公路上,突然下起的小雨緩解了白天的高溫,道路卻因此變得濕滑。山路崎嶇,車在一片漆黑中緩慢前行,卻突然在一處下坡轉彎處急速打滑。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車就與前方的峭壁來了個“親密接觸”。突如其來的車禍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雖然身體有碰撞,但好在大家都無大礙。下車之后,借著閃爍的車燈,我發現,峭壁之下就是一個巨大的陡坡,不禁一陣后怕。而整個車蓋都被掀開,已經無法繼續行駛,白天已經領教過的艱險山路再次對我進行了考驗。

與峭壁“親密接觸”的越野車,央廣記者譚朕攝

  就在11小時前,我跟隨南方電網超高壓輸電公司大理局巡檢隊來到寧蒗彝族自治縣戰河鄉。金中直流輸電線路在這里翻越海拔3400米的大火山,將金沙江中游的水電資源源源不斷地送往廣西。巡檢人員將對坐落在大火山山頂的86號電線塔進行更換覆冰傳感器作業,以保證電線在覆冰時能發出信號。

云南省麗江市寧蒗彝族自治縣,央廣記者譚朕攝

  巡檢工作的日常:暴曬,狂風加螞蟥

  車進山后沿狹窄山路行進了半小時,最終停在了大火山山腰,前方沒有能供汽車前行的路了。

  巡檢員:剩下的路得走上去了,得走一個小時。

  記者:是我們能看見的那個塔嗎?

  巡檢員:“那個塔的山后面,哈哈哈,非常難過是嗎?”

大山火,央廣記者譚朕攝

  山上覆蓋大片的原始森林,腳下布滿草叢荊棘。隊員們說,山里的草長得快,每次來都要用工具重新砍草開路。

  但對于他們來說,最棘手的不是道路艱險,而是螞蝗、野豬、毒蛇這樣的“活物”。今年27歲的顏世成來自吉林,云南的螞蝗讓他印象深刻。

  顏世成:“這個時候還好一點,等七八月份來你就上不來了,全是螞蝗。”

  記者:“有誰被螞蝗咬過嗎? “

  顏世成:“”我就被咬過,都被咬過。就在樹葉上面,像小肉條一樣。”

  記者:“看不到嗎?”

  顏世成:“看得到,但是太多了,防不勝防。我們山泉水是不喝的,因為尤其是這個地方可能山泉水會有螞蟥卵。”

  巡檢隊隊員年齡都不大,大學畢業就來到這里,他們也不是一開始就適應這樣的工作環境。

顏世成在開展地線斷股修復工作,南方電網供圖

  記者:“會有高反嗎?”

  “之前會有一點,現在可能肺都大了。紫外線云南這邊比較高,我們剛來的時候都比你白,稍微不注意就曬傷了,另外風比較大,地面上感覺不到,在六七十米的高塔上就很明顯了。”

  條件雖然艱苦,但是樂觀的顏世成說,這跟“工作福利”比起來都不算什么。

  今天的這個塔本身所處的海拔比較高,塔也就在山頂,爬上去一眼就能看見玉龍雪山,現在還有雪。記者:看著工作的時候玉龍雪山是什么感覺?肯定好啊,我們在大山里就能看到別人花錢才能看的景色。心情不好的時候一看這些山還有滿山的塔一下子就會開朗起來。

金中直流86號電線塔下,央廣記者譚朕攝

  一個多小時后,86號電線塔終于出現在眼前,我已經感到筋疲力盡,但檢修人員還需要攜帶工具爬到70米高的塔頂,才能夠開始正式作業。

  工作指令:今天我們的工作任務是對兩個覆冰拉力傳感器進行更換作業,下面穿好安全帶,檢查工具,準備開始作業……

  三位檢修人員依次上塔,掛鉤、攀爬、解鉤、再掛鉤,他們熟練地重復著登塔動作。

  對講機聲:“報告負責人傳遞繩已到位……”

  半小時后,他們到達自己的高空操作臺,在近一個小時的檢修過程中,陪伴他們的,只有耳邊呼嘯的風,和遠處的玉龍雪山。

  對講機:“場上作業完畢,無任何遺留物,申請下塔。好,下塔注意”

顏世成在檢修,南方電網供圖

  飯菜在風中”凌亂”:風餐兄弟喜提熱搜

  司機師傅打電話求助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山區信號時有時無,司機師傅不得不四處走動來尋找信號。雨停了,我們點起篝火等待救援車的到來。

點起篝火取暖,央廣記者譚朕攝

  此時是晚上九點二十,我想,顏世成他們應該已經到達臨近的華坪縣,正在為明天的巡檢工作做準備。

  這一次金中直流年度停電檢修,停電窗口期只有十天,大理局巡檢隊伍要在這些天內檢修完他們所管轄的170公里線路。顏世成說,檢修期間,隊伍行進到哪就吃住在哪。

  “只有十天,工作任務特別急,我們每次干完當天轉場到下一個地方進行明天的作業,每次轉場我們都要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的車路。”

  這樣的出差,對于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年度檢修之外,還有兩個月一次的日常巡線,一次就要二十天,趕上雨季,則往往需要一個月。

中級作業員何桐波在高空走線,南方電網供圖

  其中,走線巡檢是日常巡線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巡線人員需要在塔與塔之間踩著電線行走。為了節省一個多小時的上下塔時間,隊員們常常在早上上塔,傍晚才下來,吃飯就用繩子把飯菜吊上塔頂,坐在空中吃。

  在高塔上坐著吃飯不是難事,把飯吃到嘴里卻是個技術活,一個多月前,顏世成將拍攝的兩位同事在高塔上吃飯,飯粒被風吹散的視頻上傳網絡,喜提微博熱搜。兩個當事人被網友稱為“風餐兄弟”,網友紛紛給他們留言“辛苦了“。對于走紅,“風餐兄弟”邵建翔連稱意外:

  邵建翔:“沒想到一下就火了,其實只是自己最平常的事。”

  記者:“飯味道怎么樣?”

  邵健翔:“挺好的,里面是酸菜肉絲炒飯,挺開胃的。撒了一點點,大部分都吃到肚子里了,因為我們還要干活要恢復體力。”

“風餐兄弟”邵健翔在高空走線,南方電網供圖

  談起為什么要給同事拍攝視頻,顏世成說,他們兩個月就出差一次,拍攝些記錄工作的視頻可以發給家人看看。分別前,顏世成告訴我,他現在也有個小愿望:

  顏世成:“巡完線趕緊回家啦,馬上就要當爸爸了。”

  晚上十一點半,在細雨中等待了三個多小時之后,救援車輛終于趕來,當車由遠及近,車燈的光芒愈發耀眼,我愈發理解了電所擁有的能量。從幾千公里外的一滴滴水,到點亮萬家燈火的一度度電,這之中,有數不清的建設者在辛勞付出,有一群超強大腦在飛速運轉,更有無數的“風餐兄弟”在默默守護。我想,那是比電更強大的能量。

香港赛马会资料大全手机